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捷克波蘭初體驗

出國對每個人的意義應該都不大一樣,對我而言,其中一個理由是遠離台灣負面的環境。有在觀察與體驗台灣社會的人,相信多數人都會有一種感覺,為何台灣的建築這麼醜,到處都是鐵皮屋、危建、頂樓加蓋、一個比一個大的亂立的招牌?為何有歷史味道的古蹟、舊建築一棟一棟地被拆除,換來的都是財團便宜行事建的醜陋樓房?為何人行道都規劃的很差,行人完全沒有地方可以走,原是設計給行人走路的騎樓、也總是被攤販、汽車擋住、或被住戶自已砌的牆隔斷?為何在台灣、行人過馬路都要先讓車先行、都要害怕隨時有汽機車轉彎衝出?終歸用個詞來形容,大概就是「自私」與「沒有同理心」吧。 
第一次去日本時就能了解,為何日本稱之為有品質的國度、最適合觀光或居住的地方?不是經濟好、不是賺的錢多,而是身為「人」,在他們的環境中是舒適的。捷克與波蘭,在經濟上或許沒有日本或其他西歐先進國家來得好,但和日本一樣,行人在他們的環境中是很被尊重的。每條大路都有規劃地很好的人行道、汽車於轉彎時都會優先禮讓行人通過、不論新式舊式的建築物都保持的很好,不會有招牌亂立破壞美觀的問題,沒有危建或頂樓加蓋等問題。 
然而,四處塗鴨的問題卻相當令人頭大。很多塗鴨在一些很高的點都有,畫得到應該也是一種成就感吧。據當地人的說法,塗鴨在古蹟上造成的美觀問題,比較令他們反感。另一個社會問題是,多數亂塗鴨的人為漫無目的的年青人、工作不順或沒工作的人。即便是社會福利制度,他們的社會也存在許多因貧富不均造成的社會問題。塗鴨也是這現象的一種表現。雖然我不是中國人,但同樣身為亞洲人的台灣人,我不由得腦中浮現,很多歐美新聞選擇性報導中國旅客愛到國外塗鴨留名,其實算是一種以偏概全的歧視,這種媒體是否能到歐洲來平衡報導一下呢?即便是有名的景點或古蹟,也到處是歐洲人的塗鴨!70年代美國經濟起飛時,也是到世界各國亂塗鴨呢! 
旅途中也遇到許多年青人,先用簡單的英文和我們搭訕,實際上是要跟外國觀光客要錢。在布拉格中央車站與國家博物館附近遇到蠻多的,其他觀光區則是多有街友在寒冷的天氣乞求一點施捨。即便在台灣與美國也多有這樣的人,很辛苦的,拉下自已的尊嚴,只為了活下去。和台灣一樣,布拉格的警察也是專找街友的麻煩,動不動就捕人或盤查。 
旅行另一個用途,對我而言是去體驗當地生活與接觸當地人。如果只是走馬看花趕景點,我覺得是相當的可惜,因此我一般都是選擇在一個點長住許久。選擇一個帶有…
Recent posts

廣島的五味雜陳

這次再到山陽地區,主要是陪著朋友參加神戶震災紀念與參觀廣島原爆館,心情可說是五味雜陳。日本有很多城市受天災與戰爭毀壞,廣島更是受原子彈轟炸而近乎全毀,只剩舊廣島縣產業獎勵館








戰爭帶來的傷痛與無奈讓人感到一股淒涼,日本為了讓國民不要忘記這段歷史,定期安排學生至原爆紀念碑禱告鞠躬,教師與志工也不斷告誡民眾戰爭為日本帶來的傷害

對平民而言確實是相當苦痛。在原爆紀念館中紀錄了許多當時平民的慘狀,包括因原爆而被黏在牆上拔不下來的百姓與身體融化與發生異狀突變的現象。連下幾十天的幅射黑雨,範圍廣至整個山陽甚至山陰地區
廣島市的重建工程,為了不遺忘廣島原爆事件,特地將二戰時期的地上電鐵復駛,樣貌和路線都和二戰時期一致。雖然身為台灣人的我們,在二戰時期是和日本人一起侵略亞洲的;然而,整個廣島市只營造出日本人很可憐因戰爭為美國用原子彈炸毀,卻似乎忘記了整個亞洲戰爭正是因日本而起,有更多的亞洲人因日本的侵略也陷入相同甚至更深的苦痛之中
雖然亞洲二戰主要是由激進的日本軍國主義派引發 (當時日本也有主和的自由民主派),但日本政府至今仍採取有別於德國的消極的態度對待亞洲各國。企圖淡忘二戰史,只推說是日本帝國的事,或是以前的日本已道過歉或賠過錢了等等。不但是對亞洲各國,甚至是日本百姓都說不過去吧

自由奔放的沖繩行

夏、是個相當棒的季節到沖繩一遊。同樣的月份,氣溫似乎比台灣還熱,讓人迫不及待地想跳入蔚藍的大海。搭程廉航的好處之一即是能走在機場跑道旁,拍下美麗天空與機身的合照。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很可憐,要在大太陽下拖著行李行走,但實際上的好處卻是購買一般機票者所感受不到的。

如果不排斥且有勇氣的話,基本上是絕對建議租一台汽車自由行。除了雨刷和方向燈在一開始駕駛時會分不清楚,事實上右駕沒這麼可怕與困難的。台灣人在日本租車也是相當容易的,先在台灣準備好台灣駕照日文譯本即可,並請記得在日本駕車時帶著台灣駕照、日文譯本與護照 。然而台灣人在日本租車的肇事率卻相當高,當我們準備租車時,工作人員不斷地向我們說明注意事項於一個大型繁簡中文告示牌。內容大概就是「請慢速駕駛」、「轉彎時請懂得停車並禮讓直行車」、「肇事時請不要逃跑」、「肇事時請立刻和我們聯絡」等等。由於太丟臉了,我沒當下拍攝此中文告示牌,當 時只想著原來我們有這麼多國人做這些丟臉的事情而感到不可思議!請大家多注意,不要當失格旅人
或許是沒有工業區在沖繩,四面環海的沖繩、每一面的海洋與天空都是蔚藍的,沙灘上的「沙」其實都是小顆的珊瑚石。在海灘時,可能是被清徹乾淨的風景所吸引,並沒有特別發現這點。珊瑚沙灘的特殊環境也是跟當地人閒聊時才知道的,這樣邊旅行邊長知識,也是自由行的另一個好處之一
出國旅行大家都想立刻吃到道地的美食。這邊提供另一個有趣的玩法,即是預訂一間有廚房的民宿,購買當地的食材自已料理。自行買食材烹煮的費用與餐館相比便宜許多,且日本食材、調味材料非常豐富,很簡單就能自行調料出道地的名產 - 沖繩麵 夏天到沖繩,最吸引人的正是水上活動與海底活動,在台灣大概是東南部才有這種清透的水質吧。這是我們第一次潛水而且沒有潛水執照,依規定沒有初級執照是無法自行潛水的。於是我們選擇朋友介紹的「黑潮潛水」,最主要的因素是「安全」。沖繩多數的潛水服務都是一名教練帶多名學生,據我了解,「黑潮潛水」要求自身一名教練最多帶兩名學生,是少數服務店家之一。當天只有兩名教練帶我們三人,其中一名是愛上沖繩的台灣教練。教練很清楚明白地告訴我們需要注意的地方,並在下水後很細心地照顧我們,並帶給我們很多好玩的活動。非常地謝謝他們!
來到沖繩,「沖縄美ら海水族館」是必到的大景點。除了它是全亞洲最大的水族館外,它更是一個沖繩文化園區。待在水族館文化園區,足足花了我們一…

緣起鳥取

每當到國外旅行,總會安排幾天住在Guest House或Backpacker House。たみ(Tami)、是既とこ(Toco)@ 上野 ( Ueno ), 東京 ( Tokyo ) 之後,另一個像朋友家的 Guest House。晚上由於電車班次太少,大約10 PM 才回到松崎,屋主三宅 ( Miyake ) 很不放心地到車站看我到了沒有,實在是很貼心。不但如此,三宅還和りえ一起做晚餐讓我加入享用。晚上洗好澡,大夥總是會聚在客廳對戰桌球。打累了,一群人就一起談天說地。森 ( Mori ) 為了開自已的書店而來鳥取縣; Gorow 是 freelen 的工作者,能自由自在地工作,來鳥取放鬆,遠離東京;上山 ( Ueyama ),姫路 ( Himeji ) 桑來鳥取工作;三宅、りえ來鳥取經營自已心中最友善的 Guest House;かな、杉山遠離吵雜東京的上班族;一郎 ( Ichiro )、まずき (Mazuki ) 是開心的大學生,放假出來玩。從彼此的生活、工作,聊到喜愛的動漫,不知不覺就過了兩三個小時。

身為文藝青年的大家,可不是只有聊聊動漫話題而已,不知不覺地、默默地、轉移到對自已政府的看法、對自已社會文化的想法。日本的政壇和台灣一樣,充滿一堆無用的政客,只會說大話、不會做事、消耗預算與賣弄權力;日本的文化極度地壓抑,群體的壓力讓每個個人難以表達自已的想法。只要有不同的想法說做法,就會招來其他人的輿論。這點,我認為台灣好得多。但聽完我說完台灣最近幾年的情況,大家一陣驚訝,原來還有比日本政客更爛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即使如此,大家還是默默地在各地生活,為了自已的夢想與小確幸而奔走努力著。大家,一起加油哦!聊得太忘我,完全忘了跟大家拍照XD


從小鎮松崎(Matsuzaki)至其他地方的電車非常少。當我打算出發時,三宅(Miyake)說車次很少,要載我去倉吉(Kurayosi)。於是,我第一次在日本坐上一般轎車。在台灣,車子開在右線道,但在日本則是在左線道。我沒想到習慣會影響人如此地深重。途中,我好多次覺得要撞車,應該轉進右線道才對!三宅卻在旁邊不斷地大笑。在這短短的行車中,我發現原來不只散步在日本街道很舒適,開車在日本也是一種享受。相對於開車在台灣,日本駕駛,彷彿每個人都在做駕訓班考試。開車速度,對我而言,超級慢。到路口前都會減速,並絕對禮讓行人與自行車騎士。三宅唯…

捷克波蘭好人多

來東歐之前,即聽朋友說過,東歐是個很棒的地方。如其所言,這裡人們非常友善,相對西歐、是個民風純樸的地方,很多西歐人也喜歡到東歐渡假。除此之外,捷克和波蘭經濟也很好,都市非常繁榮,街道整齊且富有古老建築,如同日本,大路都有人行道,車輛非常禮讓行人,到處都有WiFi,甚至許多客運與火車都有WiFi 服務。這應該是自許科技國度與富有人情味的台灣所料想不到的吧。  不論是在捷克或波蘭,遇到的人都很友善。走在路上常有一種受大家注視的感覺,不是因為我們是亞洲人,而是他們準備幫助一直晃頭晃腦在找路的我們。果不其然,每當我們在看時刻表或地圖時,總是有人主動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忙,或問你們要去哪裡,接著很好心地給我們指路或帶一小段路。車票不知道怎麼買,有人主動教我們操作。車票不知怎麼打卡,有人主動幫我們處理。火車票的資訊和時刻表上的訊息有出入,有人主動幫我們向站員詢問。這趟旅途真的很幸運、能遇到這麼多好人的幫助。但在這裡仍要提醒其他旅人,壞人在世界各地都有,仍要提高驚覺心。  最酷的兩件事,一件在在Krakow,我們剛從捷克轉入波蘭,身上只有歐元無法坐電車。詢問了一位如天使般、內外皆美麗的女性,哪裡可以換錢,我們想坐車到民宿地點。旁邊一位波蘭青年也加入我們,想替我們想辦法。由於時間已晚,附近也沒有Kontor可以換錢( 銀行在這沒有匯兌服務 ),這位女性隨即給我 6zl 坐車到民宿,即便我跟他說不用了,不然我用歐元跟他換。另一件在Praha,當我從波蘭回到Praha,身上沒有捷克零錢上廁所時,一位老兄直接就拿出5cz 給我,並跟我說:「Where're you from? This is for you.」又一位天使降臨,在我急需如廁時,如此善待外國人。我強忍住內心的感動與尿急,婉拒了他的好意。並拿著我的波蘭幣去換捷克幣。我們不能一直給他人添麻煩才是。





融入捷克波蘭生活

跨年最流行的方式,在世界各地似乎都是看花火,一起倒數。在Krakow,很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們演唱會的規模很小,花火的等級也很小,大概就台灣雜貨店能買得到的那類小炮。和台灣各縣市都弄個幾億台幣的程度,他們是差得很多。然而,他們每個人卻high到一個很誇張的程度,不論男女,每個人都在擁抱與親親。甚至很多人邊抱邊流淚,感動身邊的親人與朋友都還健在。相對的,台灣弄個幾億台幣的跨年,大家看看就走,又有什麼意義?不過在這跨年令我感到有點不安全。滿街的醉漢,有的見人就抱。也有很多垃圾、碎酒瓶與嘔吐物。每間Bar都爆滿,外面都是看起來有危險的人,令人避之不及。即使今年Krakow警察規定禁帶玻璃瓶物品,整個廣場都是警察,仍讓人覺得很沒有安全感。 






聖瑪利教堂,位於Krakow,元旦時也有開放禮拜,讓每一位民眾都能得到上帝的祝福,而有美好的一年。新年第一天,一樣和當地民眾到教堂參加禮拜。雖然沒有宗教信仰,能夠在和諧的聖歌和聖經朗讀中得到祝福,一樣感到幸福。同樣的,沒有內部照片,但和大家分享新年的祈禱祝福。
回到Praha,則到國家博物館聆聽古典樂演奏。像這樣的小型演奏,無論在Praha或Krakow都很多,各式各樣的場地都有。有的在教堂內,有的在餐廳,有的在博物館,較高級的可能在國家音樂廳。我在想,台灣有這類隨地而坐的古典音樂會嗎?門票還要收500cz。如果在台灣有這種音樂會,要民眾花錢坐地板,會不會被罵到翻掉。然而朋友告訴我,這在他們的國家根本是很習以為常的一件事, 目的就是享受音樂而已。
住在有廚房的民宿,最好玩的莫過於自已回家煮飯了。很多人以為歐美什麼都貴,吃飯也貴。然而因為歐美消費稅高,在餐館吃飯確實會貴上許多,但買食材回家自已煮,不但有渡假的感覺,價錢也相當低廉,還能和朋友分享不同地方的料理。很多食材在這邊,甚至比台灣便宜許多。乳製品在這邊也算是價格低廉,牛奶約20至30cz,相對於台商宣稱全球原物料上漲,一瓶鮮乳已經超過70NTD,有名的牛奶都破百了。怎麼這裡的人沒受原物料價格上漲而影響這麼大呢?傳統市場的食材更是低到嚇死大家!旅行,就是來到異鄉體驗他們的生活。偶爾到街上逛逛,偶爾到廣場聽聽音樂。
偶爾到市場買些食材,偶爾到咖啡廳坐坐、寫寫文章、看看書。將自已認為好的東西與經驗帶回自已的國家,讓所有同胞欣賞別人的優點,精進自已,讓自已的國度也能變得更好更進步。並不在於…

波蘭之心

原本不打算安排華沙的行程,它是座摩登的城市且距離很遠、交通費不低。然而,知道華沙於二戰的歷史中的故事後,到華沙參觀是一件相當值得的一件事。華沙起義博物館、猶太記念區即是兩個重要的參觀處。相對於參觀Oswiecim的集中營,參觀華沙起義博物館反而更加震憾我的心。或許是博物館中展示的圖片、影片、聲音、文件、文物等資料較多,每一個二戰中的聲音與影像一聲一響地敲打著我的內心。
二戰中,波蘭是唯一一個被兩個國家同時侵略的國家-納粹德國與蘇聯。1939年德蘇為了瓜分波蘭,於簽訂德蘇互不侵犯條約後,隨即入侵波蘭。當時有武力數量優勢的同盟軍卻沒有幫助波蘭,阻止兩國的入侵。9月1日,納粹開始進攻波蘭。原先答應幫助波蘭抵抗納粹的蘇聯按兵不動,隔山觀虎,並於9月17日,開始入侵波蘭。10月6日,兩國完全控制波蘭,納粹隨即在波蘭境內建立大量集中營,奴役所有猶太人、醫生、科學家、公務員、教會人員等精英份子。納粹將數十萬的猶太人全關在Ghettos、華沙市內的猶太人區,禁止出入、任其自生自滅。;蘇聯入關後,也開始屠殺波蘭精英份子與反蘇聯人物等。這場戰役,除了波蘭正規軍參與外,許多平民組成的義 勇軍也投入了抵抗的行列,但仍無法抵擋兩國的入侵。納粹的快速戰爭立即佔領了華沙全城,除了更改路名、地名還在各處加上了這句話,Germany Only。包括停車位、建築、資源等使用權,只有德國人可以享用。
1943年,「華沙猶太區起義」(Warsaw Ghetto Uprising),為反抗納粹、並拒絕至集中營,華沙猶太人群起反抗,但卻換來更大的殺戮報復。1944年,波蘭流亡政府與地下軍發起「華沙起義」(Warsaw Uprising),意圖再反抗納粹,並避免蘇聯入侵華沙。起義於63日後被擊敗,納粹下令摧毀華沙全城。所有華沙建物被夷為平地,所有的一切於華沙全部化為塵土。1945年,二戰戰局抵定,史達林以解放之名向納粹宣戰,發兵進入華沙。由於地下軍許多人與流亡政府具有反蘇性質,蘇聯又開始在華沙執行屠殺的動作。大戰結束,蘇聯控制著波蘭成立波蘭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Poland),史達林並於華沙重建時送給波蘭人一棟文化科學館,如今仍突兀地駐立在華沙新城區,讓波蘭人很想拆掉,卻又不想讓後人忘了這個奇恥大辱。復建後的舊城區(含舊皇宮)於1980年被登錄為世界遺產。波蘭則於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