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緣起鳥取







每當到國外旅行,總會安排幾天住在Guest House或Backpacker House。たみ(Tami)、是既とこ(Toco)@ 上野 ( Ueno ), 東京 ( Tokyo ) 之後,另一個像朋友家的 Guest House。晚上由於電車班次太少,大約10 PM 才回到松崎,屋主三宅 ( Miyake ) 很不放心地到車站看我到了沒有,實在是很貼心。不但如此,三宅還和りえ一起做晚餐讓我加入享用。晚上洗好澡,大夥總是會聚在客廳對戰桌球。打累了,一群人就一起談天說地。森 ( Mori ) 為了開自已的書店而來鳥取縣; Gorow 是 freelen 的工作者,能自由自在地工作,來鳥取放鬆,遠離東京;上山 ( Ueyama ),姫路 ( Himeji ) 桑來鳥取工作;三宅、りえ來鳥取經營自已心中最友善的 Guest House;かな、杉山遠離吵雜東京的上班族;一郎 ( Ichiro )、まずき (Mazuki ) 是開心的大學生,放假出來玩。從彼此的生活、工作,聊到喜愛的動漫,不知不覺就過了兩三個小時。

身為文藝青年的大家,可不是只有聊聊動漫話題而已,不知不覺地、默默地、轉移到對自已政府的看法、對自已社會文化的想法。日本的政壇和台灣一樣,充滿一堆無用的政客,只會說大話、不會做事、消耗預算與賣弄權力;日本的文化極度地壓抑,群體的壓力讓每個個人難以表達自已的想法。只要有不同的想法說做法,就會招來其他人的輿論。這點,我認為台灣好得多。但聽完我說完台灣最近幾年的情況,大家一陣驚訝,原來還有比日本政客更爛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即使如此,大家還是默默地在各地生活,為了自已的夢想與小確幸而奔走努力著。大家,一起加油哦!聊得太忘我,完全忘了跟大家拍照XD


從小鎮松崎(Matsuzaki)至其他地方的電車非常少。當我打算出發時,三宅(Miyake)說車次很少,要載我去倉吉(Kurayosi)。於是,我第一次在日本坐上一般轎車。在台灣,車子開在右線道,但在日本則是在左線道。我沒想到習慣會影響人如此地深重。途中,我好多次覺得要撞車,應該轉進右線道才對!三宅卻在旁邊不斷地大笑。在這短短的行車中,我發現原來不只散步在日本街道很舒適,開車在日本也是一種享受。相對於開車在台灣,日本駕駛,彷彿每個人都在做駕訓班考試。開車速度,對我而言,超級慢。到路口前都會減速,並絕對禮讓行人與自行車騎士。三宅唯一像真人開車的情況是,他常會自以為開很快地超車換車道,但他其實只開45km/h,只比腳踏車快一點吧(對他開玩笑)。


到了倉吉、赤瓦土藏群,三宅介紹他的朋友Nobu給我認識。他是一位鳥取的年輕人,為了自已的興趣與夢想,選擇留在家鄉打拼。和許多這次認識的朋友們一樣,希望介紹更多鳥取縣的一切,讓所有人知道。相對於其他較大的縣,鳥取縣在日本屬於較鄉下的地方,青年人口外移嚴重。10年前,倉吉、赤瓦土藏群,靠著商店街成員的自救,商店街才慢慢地開始興盛。我們邊走邊聊著倉吉的故事,Nobu帶我去他朋友的店 - 。一樣是青年人為了夢想,從東京回鄉,打造自已的店。小小的店面卻非常地舒適。Lisa Ono的音樂從黑膠唱片中,徐徐播出。為什麼是用黑膠唱片呢?原來老闆石龜先生(Ishikame) 在東京的工作是 DJ,對音質非常講究。


他細緻的心態,也讓他的料理非常精美。石龜先生也用心地、日英夾雜地告訴我他的料理 - 辣味雞肉咖理。他的用心和體貼正如同他的料理,白色小碗讓人放入用完的小夾子,鐵製小碗讓我放無法吞入的雞骨頭。咖理的辣味恰到好處,肉質入口即化。1000日元,在日本不算太貴的價格,吸引很多饕客前來。對台灣人而言,1000日元 (333台幣) 一餐是非常貴的料理,但是對日本人而言是可以接受的。日本打工時薪為800日元,一般上班族時薪約1200日元起跳。相對於台灣只有時薪109台幣起跳的爛薪資,這道料理的價格,以匯率和物價指數來換算,大約只是7、80台幣的價位。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捷克波蘭吃美食

旅行、不免俗地還是要到景點逛逛並吃當地美食。來到捷克波蘭,一定要吃的東西有,大鍋炒馬鈴薯、煙燻豬肉,DROLO、超級大香腸, 後面四種都有附幾片麵包,因為東西都很鹹,建議不要點太多量。著名景點區,到如Praha Old Town Square, Krakow Town Square等,賣的小吃大約會貴10至20cz,如果對價錢比較在意的朋友,走到景點區外,仍會有很多小店在賣一樣的小吃。兩國賣的東西都差不多。 
波蘭水餃我沒在外面小吃攤找到,朋友說這是波蘭炸起士. 捷克也有,一顆3.5zl, 約莫35NTD,貴到我完全不想吃,是台灣水餃的10倍貴!真正的波蘭水餃是民宿大姊包的,裡面包的是馬鈴薯泥與炒洋蔥,味道很棒!絕對不亞於我們台灣的水餃。期間為了了解餐館的料理到底好不好吃,我們特地到一間蠻有名的餐館用餐。肉片很大但很薄,但味道完全不能適應,豬排與湯非常的鹹,蘋果派非常的甜。真是無法理解,怎麼外國人來台灣多會說台灣的食物很鹹,明明是他們的鹹的要命。最後實在受不了,只好到亞洲餐館用餐。吃到米飯與熱的菜的感覺真好,果然台灣人就是要吃飯啊! 不過台灣料理的缺點就是太油膩。 
朋友推薦到了Cesky Krumlov 記得要吃烤鴨,特別買了一隻回到民宿和其他自製餐點享用,可我還是覺得台灣的烤鴨比較厲害。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CK 的烤鴨烤得很熟,肉很乾,但有把鴨肉與麵包泡在特製醬汁中。和台灣鮮嫩的烤鴨肉質與微甜口感相比,我覺得CK 烤鴨普普通通。這次旅行的住宿屬Krakow 的民宿Dundol 感覺最好,每天都有熱呼呼的早餐可以吃,火腿、起士、牛奶、咖啡、蘋果派、水果、玉米片,全是我在台灣最愛的早餐項目!民宿大姊也很隨性地選了2天煮晚餐請所有人一起吃,大家除了吃大姊的波蘭美食,也一起煮些自已國家的料理。大姊煮得比外面餐館的料理好吃多了,味道剛好,不會太鹹,100%現做與現桿的麵皮。






廣島的五味雜陳

這次再到山陽地區,主要是陪著朋友參加神戶震災紀念與參觀廣島原爆館,心情可說是五味雜陳。日本有很多城市受天災與戰爭毀壞,廣島更是受原子彈轟炸而近乎全毀,只剩舊廣島縣產業獎勵館








戰爭帶來的傷痛與無奈讓人感到一股淒涼,日本為了讓國民不要忘記這段歷史,定期安排學生至原爆紀念碑禱告鞠躬,教師與志工也不斷告誡民眾戰爭為日本帶來的傷害

對平民而言確實是相當苦痛。在原爆紀念館中紀錄了許多當時平民的慘狀,包括因原爆而被黏在牆上拔不下來的百姓與身體融化與發生異狀突變的現象。連下幾十天的幅射黑雨,範圍廣至整個山陽甚至山陰地區
廣島市的重建工程,為了不遺忘廣島原爆事件,特地將二戰時期的地上電鐵復駛,樣貌和路線都和二戰時期一致。雖然身為台灣人的我們,在二戰時期是和日本人一起侵略亞洲的;然而,整個廣島市只營造出日本人很可憐因戰爭為美國用原子彈炸毀,卻似乎忘記了整個亞洲戰爭正是因日本而起,有更多的亞洲人因日本的侵略也陷入相同甚至更深的苦痛之中
雖然亞洲二戰主要是由激進的日本軍國主義派引發 (當時日本也有主和的自由民主派),但日本政府至今仍採取有別於德國的消極的態度對待亞洲各國。企圖淡忘二戰史,只推說是日本帝國的事,或是以前的日本已道過歉或賠過錢了等等。不但是對亞洲各國,甚至是日本百姓都說不過去吧